痛風的遺傳學研究

現代觀點認為,痛風是一種多基因遺傳病,是痛風易感基因與環境因素相互作用共同促進了疾病的發生發展。遺傳因素被認為是痛風發病的重要原因。由於痛風發病機制的複雜性、研究方法和技術的制約等因素,目前對痛風易感基因的研究主要是通過GWAS尋找遺傳突變與疾病之間的相關性。雖然GWAS為複雜疾病的遺傳基礎提供了重要的線索,但是由於存在假陽性、變異位點的功能也許是次要的或者孤立的等局限性,可能導致基因型並不能解釋表型,而且,受限於沒有足夠大的樣本以獲得準確的多基因風險分數等原因,GWAS要真正服務于臨床或者為痛風的精準治療提供理論依據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截至目前,痛風的遺傳學研究發現的痛風易感基因位點主要分為兩大類:一類是與尿酸合成或排泄有關的易感基因位點;另一類是與炎症的發生有關的易感基因位點。

與尿酸合成或排泄有關的易感基因位點可分為與尿酸合成有關的易感基因位點(如HPRT基因、PRPS基因)和參與尿酸排泄的易感基因位點(如ABCG2基因、SLC2A9基因、URAT1基因)。

參與炎症反應的易感基因位點:一類是與炎症因子相關的痛風基因位點,如白介素—8基因、白介素—12B基因、腫瘤壞死因子—α基因、腫瘤壞死因子—β基因等;另一大類是其他與痛風有關的基因:如Toll樣受體基因、維生素D受體的基因、載脂蛋白—啟動子區基因以及葡萄糖激酶調節蛋白基因等。不同的研究都發現上述基因位點的多態性與痛風的發生有關,其中部分基因如白介素—8—252T/A多態性、白介素—12B1188A/C位點多態性、維生素D受體基因rs11568820與rs1544410位點多態性、葡萄糖激酶調節蛋白基因rs780093和rs780094多態性與我國男性痛風的易感性相關,上述基因位點的多態性與我國女性痛風易感性無明顯關係,能否作為痛風的易感基因仍需大樣本研究進行驗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