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訪華對周恩來的影響

  1972年2月,美國總統尼克松與周恩來在北京握手,標誌著相互敵對幾十年的中美兩國關係開始解凍。尼克松在華期間,中美雙方達成了多項共識,併發表了聯合公報。儘管美國政府承認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但仍不肯輕易放棄其在臺灣的影響,將其劃在了他們的「核保護」之下。臺灣問題仍是橫亙在中美兩國之間的一道巨大障礙。1973年11月,美國國務卿基辛格再次訪華,謀求解決辦法。正是他的這次來訪,使周恩來遭受了一次不大不小的厄運。

  不速之客基辛格成為周恩來挨整的導火索

  基辛格這次訪華受到中方高度重視。周恩來根據毛澤東的指示,親自同他進行了激烈談判。談判中,周恩來有理有節,既向基辛格表明瞭中方在臺灣問題上的一貫原則立場,又提出了許多靈活的建設性意見。基辛格幾番討價還價,見在臺灣問題上從中方那裡占不到任何便宜,在中國草草參觀遊覽了幾個地方後,準備打道回府。

  送走了基辛格,京城已是萬家燈火。周恩來又處理了一批緊急公務,已是凌晨時分。服完安眠藥已昏昏入睡的周恩來突然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驚醒。原來,基辛格不甘心就這樣無功而返,就在他即將乘專機離開的前幾個小時,突然提出要拜見周恩來。
  是不是美國方面又要向中國傳達什麼新的資訊?周恩來覺得事關重大,立即打電話到毛澤東的住地中南海的游泳池。電話那邊告知:「主席才睡,服了幾次安眠藥才睡著的。」
  睡眠對於晚年毛澤東來說,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每次睡眠都如臨大敵,必須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痛苦折磨才能入睡,好不容易睡著了就決不能被叫醒,否則連續幾晝夜無法入眠,將令他更加痛苦不堪。在這種情況下驚醒毛澤東,周恩來實在於心不忍。
  正當周恩來左右為難的時候,基辛格再次求見。周恩來再三權衡,決定打破慣例,會見基辛格,看看美國方面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他立即叫上兩名翻譯參加會見。會談中,基辛格並沒有提出什麼新的建議,只是依舊在臺灣問題上進行無理糾纏,被周恩來一一駁回。之後,基辛格失望地登機離開中國。
  談判結束後,周恩來立即來到了毛澤東下榻處,在毛澤東醒來後,將會談內容向他報告。毛澤東聽完了彙報,沒有表示什麼不妥,周恩來心裡的一塊石頭落了地。

  哪知幾天后,周恩來接到中央辦公廳通知,要他參加「批評」「幫助」他的政治局會議。原來有人向毛澤東彙報說他擅自作主會見基辛格,不符合外交原則,並且還在會談中說了「軟話」。毛澤東聽信了彙報,認為周恩來在中美會談中說錯了話,被美國人的核子彈嚇破了膽,有失中國人的尊嚴,犯了右傾錯誤。毛澤東指定剛在十大上當選為中共中央副主席的王洪文主持政治局會議對周恩來進行「批評」和「幫助」。毛澤東此話一出,令周恩來驚愕痛苦萬分,但樂壞了江青。

  江青集團認為整倒周恩來的時機到了


  1971年9月13日,林彪機毁人亡後,江青集團的勢力迅速填補了林彪集團留下的權力真空。在1973年8月的中共十屆一中全會上,江青、姚文元還當選為政治局委員,王洪文、張春橋成為政治局常委,王洪文還當選為中共中央副主席。十大後,江張姚王在政治局中結成「四人幫」。他們權欲熏心,野心勃勃要攫取更大權力,周恩來便成為橫亙在他們篡黨奪權道路上的最大障礙,必欲先除之而後快。可是懾于總理在黨內外的崇高威望,他們一直不敢輕舉妄動。正在這時候,他們聽到了毛澤東要批評周恩來的指示,便頭腦發昏地認為這是落井下石打倒周恩來的最好機會。
  根據毛澤東的意見,中央政治局在11月底12月初召開會議批評周恩來的所謂「錯誤」。在會上,周恩來忍氣吞聲,連連檢討,到會的其他政治局成員都認為周恩來檢討得「過分」了。但江青及其同夥不僅幸災樂禍,還瘋狂地落井下石,巴不得一下子置周恩來於死地。他們在會上惡毒地攻擊周恩來「是迫不及待地要取代毛主席」,是要奪權。江青在會上上竄下跳,表現得特別活躍。她稱這次對周恩來的批評是黨內的「第十一次路線鬥爭」,要像打倒劉少奇、林彪等歷次路線鬥爭頭子一樣打倒周恩來。
  此時的周恩來除遭受精神上的重創外,還要忍受病痛的折磨。早在1972年5月12日,尼克松走後2個多月,周恩來在一次例行體檢中被確診為早期膀胱癌。但周恩來仍然日理萬機,沒有積極配合醫生的治療,以至病情急劇惡化。此時,他身邊的工作人員看到病中的總理還在遭受江青等人的百般誣陷和惡毒攻擊,心裡非常難過。他們回憶說,當時的總理整日表情冷峻,內心的苦澀難以名狀。他們本想說幾句安慰總理的話,讓總理稍微寬寬心,可才開口,總理就扭頭朝他們直擺手,叫他們什麼也別說。對突如其來的批判,周恩來實在始料未及。

  毛澤東及時阻止了江青集團的陰謀

  對政治局「批評」和「幫助」周恩來的會議進程,毛澤東很滿意,認為有「成果」。但在他對會議內容作了進一步瞭解後,特別是在瞭解江青等人的「表演」後,感到情況不對頭。
  「九·一三」事件後,在毛澤東支持下,周恩來主持黨中央的日常工作,周恩來果斷地採取了一系列的糾「左」措施,全國形勢迅速好轉。周恩來的糾「左」措施不可避免地觸及了「文化大革命」的錯誤,使毛澤東十分不快。1973年7月4日,毛澤東對周恩來就表現出不滿。毛澤東說:「政治局不議政、軍委不議軍、大事不討論、小事天天送,此調不改正,勢必出修正。」這實際上是警告周恩來不要繼續糾「左」、動搖「文革」根基。恰恰此時,有人向他彙報說周恩來在中美會談中講錯了話,犯了右傾投降主義錯誤,毛澤東正好藉機警告一下周恩來,讓周恩來不要太「出軌」,並沒有打倒周恩來的意思。
  毛澤東沒料到江青一夥竟拿著他「批評」和「幫助」周恩來的話當作「尚方寶劍」,藉機給周恩來扣上許多莫須有的「罪名」,企圖置周恩來於死地,毛澤東憤怒了。他嚴厲地警告江青等人對總理批評一下可以,打倒不行。毛澤東明確地對江青說:「所謂黨內的十一次路線鬥爭,不應該那麼講,實際上也不是;不是周恩來迫不及待,江青你自己才是迫不及待。」毛澤東一針見血地揭穿了江青等人的狼子野心。江青一夥妄圖整倒周恩來的計畫因此而化為泡影。由於毛澤東的保護,周恩來免遭了江青等人的進一步攻擊和陷害。但歷經此次磨難,他的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病情也日益惡化。
  (據《黨史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