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原住民族頌悲歌

斯克社悲歌

終日狩獵在山上跑,
終日狩獵在樹林裡躱;
躱了一天日頭西落,
一隻山羊也沒打著。
祖先傳下的狩獵經驗,
井非我們一點也記不著;
祖先身上的勇敢,
在我們身上並非一點也沒有;
你沒看見就在我狩獵的地方,
遠方時刻擲來大大的石頭。
-臺中

賽設特族悲歌

滿樹成熟的果子,
被一隻貓頭鷹獨占去;
它不讓人家去采,
可惜果子被搖落滿地。
滿山可愛的山羊,
被一隻老虎獨占去;
它不讓人家去捕,
可惜山羊尸體遍地。
新竹

阿美族悲歌

美酒肥肉我們沒份,
三堂兩屋我們難享;
為什麼我們住在高山,
為什麼事事和人不一樣?
為什麼事事和人不一樣,
難道是我們低人一等?
你看那些肥頭大耳的高官,
他們哪有我們勇敢和標悍?
-蘭嶼島

忽哥社悲歌

左也盼來右也盼,
盼不來個豐收年;
想到丈夫狩獵去,
黃昏雙手空空回;
想到丈夫種田去,
年終無錢可納餉;
左也盼來右也盼,
盼到滴滴傷心淚。
-臺中

阿美族悲歌

穿的是麻綫衣,
蓋的是鹿兒皮,
吃的是粉糍飲,
住的是石洞房,
出街人人盯眼,
生病沒醫生看,
天天拖磨勞動,
痛苦無處可言。
-花蓮

阿束社悲歌

去吧,爬山越嶺打獵去,
去吧,攀崖過澗打獵去,
打幾只野獸來當食糧,
剝幾身獸皮來當衣裳,
苦難的日子哪能悠閑在家?
苦難的日子哪能不上山打獵?
這苦難的日子呵,
誰知道還要挨到哪一天!
-臺南

蒲能族悲歌

上了山,命難保,
下了田,肚難飽;
上山下田皆不好,
人生活路有幾條?
不上山,獸宰完,
不下田,田土焦;
不上山來不下田,
活路還能有哪條?
一高雄、臺東

卑南社悲歌

一輪明月天邊現,
照亮了我的腮邊淚;
丈夫白天打獵去,
千盼萬盼不回來。
一陣陣的相思,
一陣陣的心酸;
獨自一人在家中等,
獨自一人在家中念;
想到黃昏已經過去,
想到月亮照我床沿。
-東臺

泰羅宛社悲歌

一陣風,一陣雨,
上山崗,打獵去,
下田園,種稻米,
風裡來,雨裡去。
風風雨雨上山去,
雨雨風風下田去,
辛辛苦苦住山地,
辛辛苦苦餓肚皮。
一臺中

大傑巔社悲歌

兩人對面坐,
心裡不歡樂;
臉上現憂愁,
眼淚滴滴落;
我說丈夫呵,
今年年成壞;
稻穀收不著,
無錢可納餉,
日子怎麼過?
-彰化

霧社悲歌

苦呵,苦呵,
這也苦呵那也苦;
世界上最苦的呵,
苦不過我們高山族。
苦呵,苦呵,
誰人知道我們的苦處;
只有淚珠一串串,
沒有地方可訴苦。
-臺中

卓溪社荒年歌

乾旱,水荒,
餓死了我們;
羊盡,鹿絕,
餓死了我們;
無錢納餉,
迫死了我們;
無物祭祖,
對不起先人。
臺東

茄藤社悲歌

心悶,心悶,
口唱悲歌;
親人要離別,
眼淚象雨落。
心悶,心悶,
口唱悲歌;
只盼親人回舊地,
第一聲福音對我說。
心悶,心悶,
萬項心事壓心頭;
親人要離別我來送行,
一步步爬過九個山頭。
鳳山

博何倫社杵歌

來搗米,來搗米,
拿起長杵一來搗米;
來搗米,來揭米,
婦女齊心來出力;
來搗米,來搗米,
要給稻穀搗出皮;
來搗米,來搗米,
長杵聲聲好悲淒。
-臺中

泰亞族悲歌

唱啊!夥伴們!
跳啊!夥伴們!
我們都是窮苦人;
雖然我們窮苦各不一樣,
但我們的心卻貼在一起。
唱啊!夥伴們!
跳啊!夥伴們!
唱得山山都震動,
跳得樹葉片片落地,
唱啊跳啊趕走我們的苦痛。
一臺中

來自 : 洪永固編. 臺灣高山族民歌[M]. 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 195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