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的安全戰略

俄羅斯安全戰略經歷了一系列調整過程。由純防禦戰略、全方位機動防禦戰略,到1996年6月葉利欽在《國家安全諮文》中正式提出「現實遏制原則」這一概念,標誌著俄羅斯的「現實遏制」戰略正式出臺。葉利欽以後的俄羅斯領導人堅持這一安全戰略。2009年5月13日,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批准了《俄羅斯2020年前國家安全戰略》,從地緣政治、經濟、社會和軍事角度,指明瞭對俄安全的主要威脅以及消除這些威脅的手段。

1.在安全戰略目標上,俄羅斯人具有根深蒂固的大國觀念

蘇聯解體後,儘管俄羅斯在對外政策方面經歷了從彷徨失望到反思調整的漫長過程,但其追求大國地位的目標始終不變。葉利欽早在1994年2月的國情諮文中就提出「恢復強大的俄國」的目標,普京、梅德韋傑夫都堅持了這一戰略目標。

2.在安全威脅判斷上,明確了以美國為首的北約是俄主要外部威脅和未來可能的作戰對象

冷戰後,北約東擴直逼俄羅斯家門口、美國在東歐部署反導系統、獨聯體多次發生親美疏俄的「顏色革命」、俄格軍事衝突等。同時,俄羅斯也面臨來自能源、邊界衝突方面的威脅。俄羅斯認為,目前國際現實是全球化帶來的「好處」分配不公,這必將引起緊張,這種緊張主要表現在能源領域。就俄羅斯而言,俄羅斯安全將面臨來自北冰洋海域、里海、中亞和中東等能源豐富的周邊地區出現的衝突乃至戰爭的威脅。其中,北極地區將是首要熱點。隨著全球氣候變暖,北極冰川加速融化,以及東北、西北航道將要開通的前景,大國圍繞北極資源的開拓將展開激烈爭奪。2007年8月,俄北極科考隊操縱深海潛水機器人在深達4300米的北冰洋底插上一面俄羅斯國旗,打響了北極爭奪戰。而由於俄羅斯和數個鄰國存在著懸而未決的邊界問題,能源爭奪有可能加劇領土爭端並引發軍事衝突,這將是俄羅斯國家安全面臨的一個重要威脅。

3.在安全戰略方針上,對核武器依賴加深

俄羅斯放棄了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諾。俄軍認為,一旦外來侵略由地區性衝突擴大為大規模戰爭,俄可首先使用核武器打擊敵軍目標,使侵略者放棄侵略野心和陰謀。這主要是因為俄羅斯西部邊界地緣政治環境的持續惡化以及常規軍事力量大幅度削減,只有核武器才是俄羅斯支撐大國地位,確保其國家利益和國際地位的唯一有效的戰略遏制武器。

4.在強調核力量的威懾作用的同時,俄軍也強調要繼續發展常規武器,特別是發展常規戰略武器,以確保國家長期的戰略安全和提高應對局部武器衝突的能力。俄軍認為,在當前條件下,常規戰略武器是實施戰爭的決定性因素之一,俄軍將提高部隊快速反應作戰能力,建立一支強大的常備部隊。普京2006年5月宣布,2011年前俄將在常規力量中建立約600支常備兵團和部隊。同時,俄軍大力提高軍隊的現代化裝備水準,俄軍武器裝備的發展目標是:到2020—2025年俄羅斯武裝力量及其他軍隊的現有裝備將得到全部更新。同時,俄軍高度重視建立戰略性一體化空中與太空防禦系統,以增強遏制和作戰能力。早在2002年11月,俄國防部就確定了發展空中與太空防禦應採取的具體措施,強調空中與太空防禦系統既是俄國家和武裝力量戰略防禦體系的主要組成部分,也是俄主要的戰略遏制手段。2006年4月公佈的《2016年前後俄聯邦空中一太空防禦綱要》,則確定了發展國家空中與太空防禦體系的10年構想。目前,俄軍已基本形成了空中與太空防禦系統所必需的四個分系統:偵察和飛彈襲擊預警分系統、毁傷(壓制)分系統、指揮分系統和保障分系統。

5.鞏固在獨聯體中的領導地位,是俄羅斯維護安全戰略空間的重要內容

由於歷史淵源、地理環境、經濟結構和資源條件等因素,俄羅斯需要同獨聯體各國保持緊密的聯繫,因為俄聯邦的安全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同這些國家的關係,俄羅斯大國地位的恢復也取決於同這些國家的關係。因此,俄羅斯把獨聯體國家作為俄優先發展外交關係的國家,加強同這些國家的政治、經濟、軍事一體化和合作,鞏固俄在獨聯體內的地位,以維護俄羅斯自身的安全。2014年爆發的烏克蘭衝突,對俄羅斯國家安全構成嚴重的威脅。從地緣戰略利益上考量,俄羅斯一定要把烏克蘭留在自己的勢力範圍之內,把它看成實現強國目標必不可少的戰略支撐點。而西方一定要剝奪俄羅斯的傳統勢力範圍,要把烏克蘭納入歐盟,進而拉入北約,所以雙方在此問題上的爭鬥,具有突出的大國地緣政治博弈性質。今後大國博弈下的烏克蘭局勢走向,將對俄羅斯國家安全構成強力制約。